約莫一年前的這個時候,好吧,更精確地說,還要再晚個三四個禮拜,十一個月前,為了收拾漂色的爛帳,忙的昏天暗地還是抽時間弄頭髮,沒特別的想法,依著朋友介紹、不太熟又挺著肚的設計師,把頭髮染成紫紅色。現在的頭上也是紫紅色的、已經維持了個把月,跑了大老遠回去找認識超過五六年的設計師,一樣沒有想法、一樣依著她,一樣的紫紅色。

 

這是我唯一能想到,兩個接近時點的共通點。

 

失聯好一陣,偶爾你會傳來一些令我不知如何回應的東西,我隨意回覆,隨口聊幾句後又停好久,像是消失了一樣。我也不知道你是個怎樣的存在,至少,一切都很清晰之後,確實是像敝屣般的看著你,雖然我一直是個鞋子壞了就算不穿、要丟也捨不得的人,穿久了有感情,不喜歡的鞋我不會買的,以我的鞋量、會穿壞的絕對是最愛的前幾名,尤其是在專櫃挑的那種,總是會壞、空間有限,我還是會丟的。

都是冷冷的天氣,猜想你後來每回天寒看著蒸氣氤蘊就會想起我,或許不是猜想,是必然,有多大的成分又是另一回事了。

 

那時完全也不想掩飾的跟你說了真正的想法,看你表情確實一臉挫敗與不可置信,我也不過是誠實而已。就像當下幾個小時前,你毫不遮掩讓我知道一切一樣。

 

對我來說,時間很珍貴的,與其跟人瞎耗,寧可自己浪費,昏睡一天都好,至少只能怪自己,箭靶也有個指向。過往與經歷也是,尤其年歲月大,經歷的事多了,有關自己的一切,有時想自曝還真不知從何開始,就像層層疊擺在最底下還鎖上的那個箱子。所以,我,將一起耗費的時間視為寶貝。你告訴我的好多好多,私密到你說了我還惶恐不確定是否該聽仔細的家務事,若是身為一個旁人不需要知道這麼多的,向來是秘密或八卦終結者,聽了只放心底,總是需要騰點空位,至少我覺得不需要,你自顧自地說了,我也安靜的聽完,以為那些是寶貝。都是自以為是罷了,通俗來說就是腦補。

 

價值觀是很微妙的,你覺得重要的,別人可能覺得沒什麼,為了達到目的,拿來作為工具使用也不必意外。謝謝你讓我學到這點,這是個很重要的突破。

 

那晚是睡不著的,因此也不是什麼如夢初醒這回事,面對醜陋絕對赤裸的沈痛,醒時無法抑制跑馬燈般的資訊在腦中整合、對照,不斷的想通每一個環節、每一個時間點你的應對其實對應著另一個平行世界。我想逃跑,處在同一個狹小空間內進行這程序著實酷刑。也這麼挺過了。

 

 

「成人的一天很漫長,一年卻轉眼過去」

 

情境是這樣的:

眼前一片黑鴉鴉的公路,原以為能徹底放鬆卻負責開了一整天車,開車的樂趣已經不見了,腦子空空只剩本能作用坐在駕駛座上的我,你的笑話老早在天還亮著的時候就講完,打給朋友求救都不夠用,只能閒聊著,聽著你把好的壞的都說了,好像我不坦白揭露一些也說不過去,難免猶豫,覺得點到為止也可以了,你挑了這首我不熟悉的粵語歌曲,我的腳不時踩放油門煞車轉換、眼睛依然望著前方,伴著手機音樂,Eason唱一句歌詞,你就用中文解釋一段歌詞給我聽,像說故事一樣,幾乎不需思考般的流暢,慵懶又略低的嗓音很自然的融進整首曲子裡,不覺任何突兀之處,當時很訝異一首歌可以這樣呈現、而你也記的太熟了,車子依舊奔馳在漆黑的連路燈都顯得吃力的路上,偶爾閃神,迷失在你的聲音裡,不算認真地聽著。

這套歌詞再也不會忘、詞曲的意境像烙著一樣,似乎對應著跟你聊起的有關我的事、攀高的、積累的、披荊斬棘的,倒是跟錢無關,但有太多沈重尚未釋懷的壓力哽著,於是,我繼續緩慢著講著,總覺得不易被人理解、鎖著不想提太多的事,似乎又把過往幾年又倒了一回,回憶、翻攪、消化、思考、表達,那晚的來回車程,當時的我已經是個懶得動口的人,向來都是你講個不停,卻聊到喉嚨都痛了。

恩,我還停了便利商店買龍角散喉糖。誒,這是什麼搞笑劇情嗎?

 

 

這麼老套的東西,被收買的太容易。

嘿,所以說啊歌唱不好沒關係,說故事吧,你就說故事吧。

 

好一陣子避著不想聽這首歌,但又會期待在KTV聽人點這歌,倒也從來沒有。

對於強度的記憶連結,我的處理方式之一是,把它聽到爛了,不停replay,爛了也淡了,就這麼反覆了好幾輪。對於太不堪的,選擇在那晚全部弄清楚,睜眼望著天花板,伴著相鄰頻率穩定的呼吸。

 

底牌都掀光以後不再需要顧忌什麼,蠻好的。

看著你傳來的即時訊息,懶得再多費心思。如果說「超越藍綠」是一句髒話,那你說什麼感覺的,我聽來也是髒話,你拿來賣乖、說起來像是大道理的那些,都是髒話,用來掩飾膚淺。come on,精闢點好嗎? 我常常在心裡這麼想著。

 

 

真實世界會不會有王小賤?有吧,我還是天真的。只不過不是讓你拿來當手段用的。

 

 

 

陀飛輪

作詞:黃偉文
作曲:Vincent Chow@Sense
編曲:Gary Tong
監製:Alvin Leong

過去十八歲 沒戴錶 不過有時間
夠我沒有後顧 野性貪玩

霎眼廿七歲 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
宏願縱未了 奮鬥總不太晚

然後突然今秋
望望身邊 應該有 已盡有
我的美酒 跑車 相機 金錶 也講究
直到世間 個個也妒忌 仍不怎麼富有
用我尚有 換我沒有 其實已用盡所擁有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

勞力是無止境
活著多好 不需要 靠物證
也不以高薪 高職 高級品 搏尊敬
就算搏到 伯爵那地位 和蕭邦的雋永
賣了任性 日拼夜拼 忘掉了為什麼高興

曾付出 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 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
秒速 捉得緊了
而皮膚竟偷偷鬆了
為何用到盡了 至知哪樣緊要

記住那關於光陰的教訓
回頭走天已暗
你獻出了十吋 時和分
可有換到十吋金

還剩低 幾多心跳
人面跟水晶錶面對照
連自己 亦都分析不了 得到多與少
也許 真的瘋了
那個倒影 多麼可笑
靈魂若變賣了 上鏈也沒心跳

銀或金 都不緊要
誰造機芯 一樣了
計劃了 照做了 得到了 時間卻太少

還剩低 幾多心跳
還在數 趕不及了
昂貴是這刻 我覺悟了
在時計裡 看破一生 渺渺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