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嚨痛,原以為是缺乏休息。
肌肉酸,原以為是落枕.....

但我剛從疫區回來啊!!!

哈~ 哪那麼簡單,吃個鴨子而已。

但我應該是生病了,至少離生病很近。
還是一樣陰雨綿綿的台灣,熱暑似乎真的快接近末端。
相較於漸逼近秋冬的厚重,輕薄短小似乎更舒適一點,用不著想盡辦法把自己塞滿只為了維持能夠正常活動的體溫。

原本在NET有件很想買的小短裙,不過一直不甘心的想等他降價。
去晃了一下,痾...好像不知不覺的,整間店已經換季好久。什麼都不是什麼,我什麼也都不認得了。


我們到底該怎麼去衡量那些機會成本?
做了A,B就必須被擱著。
今天準時下班,工作積壓著,悠閒個一晚,明早起又庸庸碌碌面對頭痛不已。

某個部分被解除,絕大部分還是沒有改變的。


烤的酥脆的薄餅很好吃,但也最容易碎,粉狀的那種。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