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十+一+十+十
 









  ㄧ
  十
  一
十 十

 

 

好像某種密碼一樣。能編完這整套真是天才。

 

小時候以為,32歲的我,應該是兩個孩子的媽了。

沒想到現在我有三個孩子,嗯???

 

 

關於生日,從小都是跟著中秋節一起過的,家族聚會,最後會有我的大蛋糕,超大的那種,十四吋吧?現在好像也很難得能找到這種尺寸了。

哪來的陰影呢?應該很幸福才是。

去年的這一天,是辦理離校手續的死線,拖著當時開刀不久後還在復原期的殘破軀體,忍著痛走到圖書館繳交論文,又行動緩慢地走到行政大樓辦理手續,冷汗直冒,一邊埋怨學校太大,一邊想著這種時候竟然是自己獨自面對,但畢業證書上的日期是自已的生日,最後還是得離開校園了,當作是給自己的禮物。

 

前年這一天的前一天,我送某人到車站搭車,委屈著想著為什麼故意挑在這一天離開,連一天都不肯多留、什麼也不肯多說。隔天我妹請我吃了一頓表示同情的鼎泰豐。

 

忘了哪一年的今天,處境不會比現在好到哪裡去,我一個人,八點多才出門找餐廳,只希望自己那天不過得那麼慘,記得是中港路跟忠明南路交叉口圓環處一間有點微妙的餐廳,當時的我應該一整天都沒跟人說話吧(上班時間不算),進去時間很晚了,是最後一桌客人,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吃完飯,結帳的時候,覺得好像該說些什麼,於是我問服務生(看起來像老闆或店長其實),嘿,我是壽星欸,壽星有什麼優惠嗎?對方大概是嚇到了,或者一時沒意會過來,我還順勢從皮夾拿出證件給他看,欸欸我真的今天生日啦,他要我挑一顆店裡賣的香氛蠟燭當作禮物,應該是紫色的,我挑的那個。那時的香氛蠟燭還不至於像現在這樣人人都可自製般的普及。我不是真的喜歡那香味,也不是真的以為會有什麼折扣,我只是想讓人知道,嘿,今天的我也許有些特別唷,現在想想那情境是有點淒苦,但又想起那主角是我的話,好像是某種日常。

 

 

週五同事偷偷幫我慶生,我被嚇哭了。沒想過有這種待遇,我才剛滿一個月,雖然像是濃縮般的很認真的跟大家相處、也很認真的跟工作相處。

我不想給自己任何期待,但騙不了自己還是有期待。到了這年紀也該知道那不過是尋常的一天,一樣的二十四小時。一樣的自己,一樣身旁沒人。

 

昨天跟同事一起吃飯看展,結束後大家都要接著約會去了,他們問我晚上沒事嗎?沒事,我怎麼會有事。但我早想好了,時間接得上的話我至少要自己看完一部電影才回家。沒什麼不一樣。

"Ich bin dann mal weg" 人最難的就是面對自己,只有自己。

 

看展的時候才發現,這麼長時間自己過日子竟然已經養成本質上有點難與人一同活動的習慣,動不動就脫隊進入自己的小世界,那麼龐大的人群讓我覺得惶恐,一找到可以投入的標的物就下意識地專注,聽不見別人叫我的聲音、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

 

 

 

前天朋友找我今晚吃熱炒但我拒絕了,可以想像他一定會周到的邀約適合參與的人,然而我知道那會是一個熱熱鬧鬧但在其中會讓我心不在焉的抽離情境。早早就決定這天要關閉臉書帳號,一個一個回著臉書上看似熱絡的各種祝賀,但螢幕的這一端卻是一個人,那情境怎麼想都不對。反正真心想找我的人,一定有其他的管道。

「你家有人嗎?有人陪你嗎?需要我過去嗎?」
沒有、沒有、好。更甚我希望你不要問我,直接來找我,這麼一來我便無法拒絕。你應該是講講而已,但謝謝你這麼對我說。

 

 

怎麼說呢,至少,我希望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不停的這麼跟自己說著,彷彿不說服自己就再也無法支撐下去,不論是難以承受的落寞或者強迫自己獨自面對的種種,所指向的,都是更美的未來。

嘿,講了正向的話就能把眼淚遮住了嗎?或許可以。

 

 

你要靜候,再靜候。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