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一下,今天是工作上第一次被客人罵到哭的日子。

 

 

也並不是因為自己哪裡做錯了,我想這才是情緒無法抑制的原因。

在客戶公司大廳苦等了一個多小時,對方還是不肯露臉,只撥了電話來,在另一頭大吼謾罵羞辱。約莫三個小時前也被同一個人劈頭打來就是一頓罵。

聽著聽著,想解釋說明但卻沒有發言的機會,一開口就又是另一波的攻擊,幾次來回,眼淚就流下來了、鼻涕也一起流,哈哈哈。其實真的蠻丟臉的,同一個時間裡存在上百人的會客會議空間、各自忙於溝通,我是唯一落淚的那個人。當然對著電話還是必須正常回應,試著如何據理力爭、又能同時安撫對方的憤怒,而當你用盡氣力與各種解釋方式都無法平息的時候,就該相信直覺,其實這是一場戲,對方在做戲,你猜不到彼端同時有哪些可能的觀眾,而他必須盡其所能讓另一端的人認為這廠商簡直無藥可救般的可惡,一步一步的鋪陳,以達到他真正的目的。於公於理並沒有什麼真的需要如此憤怒的議題,私人層面的政治操作不言可諭。

我跟自己說這是健康的,能哭是健康的。想想以前工作時碰到再困難的事情、再大的壓力,也要硬撐著不讓情緒浮現,於是一切的箭矢都只能朝著自己的心口扎。

哭了真的比較好嗎?我不確定。

從接完第一通謾罵電話之後,頭痛就沒停過,歸途時甚至伴隨著久違的心悸。

 

回想前東家的工作環境,說真的再嚴重的事也不會有人這樣應對,美商的格調終究是高了不止一個層次,位置越高的人越懂得如何輕描淡寫的切中要點,情緒化的語句對於達成有效溝通絕對毫無幫助。

重點來了,有效的溝通顯然不是對方所期待的事。

 

以前的工作某個角度說起來就是搞組織政治的,哪些人在盤算著什麼,眉頭稍微一挑就清楚得很,你以為自己遮得很好,事實上卻無比赤裸。很多事情,並不是不會做或者是辦不到,而是你不願意讓自己變成這麼可惡的樣子。

 

利益就像一面照妖鏡,也算是長見識了。

眾生相。

 

 

 

 

「如果有個肩膀可以讓我輕輕靠著就好」,一邊溜狗一邊這麼想著。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