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稍微整理了這邊的好友清單,其實我從未在意過,只是突然覺得該做點什麼。

 

學期結束前曾經想過,是否將「每天都要發表一篇文章」定為寒假目標,或許熟知自身的惰性,一直遲遲無法下決定,眼看都過叻兩個禮拜⋯⋯

 

這段期間腦海裡其實浮現了好幾個想寫的東西,但就像之前一樣,若當下沒立刻開始(常常是因為疲累或者時間不夠),就會變成一閃而過的想法,難以繼續延伸,就算提筆,最後完成的東西很可能與初始的發想只有勉強的關聯性,看著後台裡一篇又一篇未完成的草稿。這幾年來,往往都是情傷時才得以行雲流水。

 

或者太仰賴上限一百四十字的短暫紓解,或者不想正視思緒與文辭間的差距,或者太習于放縱自己的跳躍性思考而不願進一步以邏輯匯整,總有千百理由。

 

 

朋友清單裡真的認識的人屈指可數,檢視後砍掉了幾個已關閉的帳號,但有一個卻是不願碰的,連點都不點,一位已經過世的球友;其實並不太熟,但告別式時也與眾人奔波著一起捻香的,當時太陽很豔,在一個四周滿是稻田的鄉間,樸實且憨直的親族們。他的樣子在我腦海中還算清晰,也不想複習叻。

 

 

 

已被閒置的臉書上,多數的好友都是實際生活上會接觸的人,各階段的同學、同事、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仰慕或感興趣的名人,諸如此類;看似貼近生活的訊息,其實不過是過度加工的假面,就像自戀狂的自拍照,你永遠只看得到他想公諸於眾的那個部分。

而推特上,真的認得的不到一成,推友們彷彿是臉上套著牛皮紙袋的乘客,在自由來去的車廂內自言自語、時而充滿欣喜、時而憤恨,更多時候其實漫無目的,又不時交頭接耳、偷聽鄰座談笑,眾牛皮紙袋們偶爾漫天搭起話來,或重複稱頌著某個牛皮紙袋曾叨絮的某一句值得被記憶的話語。正因為那紙袋,大半語句都是如此真實可愛。

而這兒呢?確實從不在意,目前也未得見任何規律。

 

 

 

曾經考慮過是否把陳年相簿內的舊照悉數關閉?

但轉念又希望自己能真實地面對人生的每一個階段。

 

想起不久前大學同學在臉書貼了張大一時的大合照,有位女同學不願被公開tag,想她這幾年苦心經營的玉女形象,臉書頁面總是與現任男友盛裝穿搭、大肆甜蜜自拍,再對照一下舊照中的她,確實相當不堪,簡直是驚人的地步。

 

 

毫不遮掩究竟是不是好事呢?

某任前男友曾經相當介意我在相簿和部落格中還存在並公開與前任的有關的資訊,幾次吵鬧、談判後,終於我願意拿掉(其實是隱藏)某幾篇他最在意的文章與相本,當然分手後的某日,我又全部打開了。

 

 

每一個當下都是生命的累積,如何掩飾?

時常覺得否定過去的同時也是否定現在的自己。其實我並不是個很正面的人,時常悲觀,可能因此更想在這種項目中強迫自己泰然自若。

 

 

 

 

 

想起我們剛開始熱絡的時候,你時常向我要照片,覺得害羞,但也有趣,因為我可以決定你看著的是什麼樣子的我。於是我的自拍頻率提高許多,才得以挑一張最像樣的給你。

你總說好看,我則誠實表示本人倒經常不是那樣。當時你說過,即便如此,那些照片也代表我某些時候的狀態,夠幸運的男生就看得到你最美好的樣子。

 

 

這是我聽過對於自拍照詮釋的最體面的一個說法。

 

 

 

 

從來沒有一個地方會是我的全部。

所以狡居三窟、所以四處落腳,每個片段都是我的真實 -- 隱晦的、毫不顧忌的,在人生任何時點的動態變化,總有那麼一丁點會被留下。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