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七的時候要在門口撒麵粉,隔天起來會得到腳印,證明回來過,沒忘,還眷戀著。

 

想當然耳不會有這種狀況。

這幾天總是在每次遛狗的時候,幻想在巷口看得到家門的地方,會有個人站在那等著,猶豫是否要按下門鈴,然後聽見了腳步聲與狗繩撞擊的聲音,一撇頭,從搖晃得異常用力的狗尾巴的視角,穿透景深望進你的眼裡。

本幕終。

 

這一幕是老戲了,在我的小劇場裡,之前每次吵架不歡而散的時候,腦海中都會自動演這齣。

 

 

 

不知道這學期詭異的時間表是不是救了我?

但我發現在外頭無論是上課或者庸庸碌碌的忙著各種助教瑣事的時候,都比一個人呆在房間裡的好,至少要點火的時候行動比較方便,在別人面前怎樣也得做做樣子。只是真的好累好累,累的胸口發疼、發悶、呼吸困難的那種,很不舒服也難以輕易地入睡。睡不好還是要那麼早起床,中場休息十分鐘能趴著已經很奢侈,一下課又要遊走校園各處打理下一個任務,逮到機會坐在電腦前,就又難以抑制地FBI了起來。

可是真的好疲憊,有念書空擋也難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力,合理推斷US$165消逝得無影無蹤的高度可能性,怎樣也想不起當時興沖沖報了名想努力的感覺。

 

 

之前總以為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的更懂你、認識瞭解你的過去,分享你對未來的期望等等,現下知道沒機會了,完全失控的卯起來猛查。

以你的個性,還會留著的東西,應該都不怕人知道了吧。得心應手地刪除任何自身的資訊這點倒是跟我完全相反,我捨不得任何有關回憶的線索消逝。

 

你提過自認足以讓你身敗名裂的那件舊事,即便卑鄙,但其實我可以理解的,理解那種心情。因為跟對方再也失去了聯繫,因此會想盡辦法的掌握手中各種可能的線索,希望還能掌握一些連結,猜測對方目前可能的活動,但你是藏得這麼隱秘呢。如同現在的我,透過一些蛛絲馬跡,知道此刻你也在網路上活動著,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相對照之下,你的停止互動更顯得我自己的困窘。

 

 

那天在系電,搶了角落的電腦窩著,戴起耳機把「胭脂扣」從頭到尾看完,一時太忘情跟著練起粵語,還嚇到同學,那種地方不好哭,只能移情;你來的前幾天,我偶然在多媒體中心看到,很開心的借回來,想你來的時候像獻寶一樣的跟你展示,你走後一切顯得很可笑。

當時直指是恐怖鬼片的,簡直傻了啊我?看來是把夜半歌聲之類年代相仿的全都混在一起了。

其實那天好忙,但影片的借期很短的,差點要放棄原封不動地還回去,一看完就連忙趕著踩底線去還片,怎麼還是得看完吧。在系電看電影實在太可笑了。

 

 

 

這幾天一直不斷的想像著各種合理的可能情境,替你緩解,或者說讓我自己好過一點,或者更難過一點?仔細搜索是否有任何我沒做好的細節,是否沒讓你明確地知道我是紮實的愛你(只是常覺不得其門而入),是否無意間透漏了什麼讓你有壓力?是否沒有給你充足的安全感和信心?是否沒讓你相信我願意努力、願意等你,願意牽著手一起走、一起邁向未知的未來。是否對你要求太多,太煩人。

事實上發生的一切,很顯然的已不是我的意願問題,但好像把問題丟到自己身上會簡單點,畢竟我還是無法責怪你。你也沒做錯什麼,順從本心,隨手丟罷了。

 

 

 

很佩服你可以完全不著痕跡地度過這幾天,透過你之前的描述,我想像中你的生活:床、電視、電腦、在客廳跟廚房閒晃、游泳池、外出覓食,如此簡單的一切,好奇你的出口在哪裡?是否有另一個我完全不曉得的世界、或者有另一個你願意依賴的人作為出口。如果可以,我也想這麼堅強。但若真如你所表達,那麼確定分開後的你,自處時應該感到輕鬆愉快吧,畢竟一切已從你所願。

 

 

全部都是我的臆測。

對的,現在對你也只能有臆測。

 

 

 

我妹對我仍舊不假辭色,甚至更嚴厲。內外夾攻的感覺,雖然覺得像她們那樣感情穩定很好,但有時不免好奇,是否沒受過挫折的人就不懂體諒。

對,我又失戀了,但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也沒對不起誰,真的不用這樣。

 

 

 

 

 

 

那則八卦的分享,就當做是你一時興起,變相的問候。

我還願意回應你,感覺不錯吧?看看我的處境,看看你的已讀不回。

 

 

寄件的那天,原本一直以為會有外包裝袋,所以簡單拿個紙袋裝著就出門了,當場才匆忙狼狽的用膠帶貼一貼寄出去。想起它躺在櫃子最底最角落一整個禮拜就覺得難過,真的痛恨到不屑一顧的地步嗎?威利是無辜的,你花錢買的,還幫他拍了照呢。

領走丟掉也罷,怎樣都比不領退件好。

全部都順著你噢,連一點都不肯妥協麼? 

 

不差多丟一個吧你。

 

 

 

 

從來不是努力多少就回報多少,感情這種事。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