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對著衣櫃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吊掛著的那件衣服,新買的,打算約會的時候穿的可愛洋裝,終於等到了這個週末剪吊牌,在此之前無論多麼動搖都少了一點真的穿出門的動力,就這麼一下子,她原本的功能已經不存在。躺著的身體一斜,眼角的表面張力也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今天天氣很好,講了好幾次的地方,終究還是去不了。

 

上一次分手,怎麼樣都哭不出來,以為我從此會這樣過很久很久,說不出什麼話,然後再也無法掉淚。

你出現以後,好像有什麼回復了,好像我的悲喜可以自由一些,所以即便不是那麼想用淚眼道別,但還是不止,稀哩嘩拉的,總不想你最後記著我的樣子是這麼狼狽呀。

 

最近有好多婚禮,接下來更多,這幾次在這種場合的時候,有種感覺特別鮮明,好像這種看似永恆的幸福對我來說很遙遠,甚至不想、也不覺得有什麼可以期待,但我衷心地為他們感到開心。當下,這對於有個交往對象的人來說,有這種反應是不太尋常的,但現在看來也可解了。

 

總是曾經被珍惜過、被當成珍寶一樣的對待,所以什麼是漫不經心,倒不是那麼難察覺。經常用個體差異來解釋你的舉動,試圖說服自已這也是一種愛的方式、交往的模式,可能你真的不懂怎麼做,就算是一廂情願的熱切,有天會有近似回應的,有一天。

 

與其給予自己這種架在虛空之上的期待,倒不如認真地面對這些舉動其實都指向同一個原因。

而你做的只是誠實地表達罷了。

 

 

懂音樂、懂電影,甚至比我多上很多很多,看歐美劇,留心社會議題,還有近似的政治傾向,不管去哪裡都要保持衣著整齊、會燙衣服、注意穿著打扮還有與人應對進退的細節,喜歡史地、喜歡怪東西、書看得深刻,斷捨離很會、跑步很會、自律很會、吹口哨很會,把在意別人眼光的行為尺度拿捏得很好、吃醋的樣子很可愛、被狗咬也不吭一聲,音樂祭的最佳良伴,智商可能大於等於我;有跟我很像的、有我想要但沒有的。

以為我終於擺脫腦包的詛咒,交往對象類型開始upgrade了。

 

 

怎樣也不如那個就到了異國卻仍然讓你魂牽夢縈的人吧。

永遠也無法當個學院風女孩、至少最近執意留長髮、品味詭異、風格總是不一致、不穿帆布鞋、藝術天份有限、不是那種會被追問上哪整形的長相、這輩子也絕對沒辦法有毅力地瘦到50公斤以下、喜歡的音樂甚至叫不出名字、討好別人的順序總是高過討好自己、連自己養的狗都教不好、房間總是亂糟糟的、衣服要累積到一定的量才洗、只會拖累你跑步。

這麼說來,的確,要討人喜歡還蠻難的。

 

 

「比你想像的還愛你」、「比你愛我還愛你」,唯一可以拿來解釋的,就是一時搪塞而已。

 

 

你盛怒或痛苦難抑時的表情,應該會少些了吧,總是讓你難以忍受的人終究還是被斷捨離了,怎麼說那也是我不忍也最不願看到的神情,但卻是我最後看到你的樣子。

 

可惜了,我的盛夏、可能是這輩子最後一次全然無負擔的長假,耗費在 其實你也不需要的陪伴 與 怎樣都等不到的旅行。

永遠也當不上個站崗陪倒數的女人,就當做是命定般的幸運吧,就差一步啊。

 

距離真的不是什麼問題,至少經常從我妹房間傳出的爽朗笑聲是這麼告訴我的,你即將前往新加坡的摯友也是這麼提醒你的吧,有時想著,跟我妹兩人中有一個人能一直幸福著,也可以了。

就讓我替你這幾年的台北生活作結尾,明快的切割掉吧。

 

 

要湊滿兩個人看跨年的陳昇演唱會原來是件這麼困難的事;喔,其實台灣喜歡Pulp的人並沒有你以為的多喔。

房間再度陷入漫長的沈默,有時很想怪罪給幾乎等於零的屋內手機收訊。

 

 

 

看我哭會捨不得、不讓我生氣難過、有空願意陪我、晚上講點電話、主動規劃約會、喜歡旅行、介紹你的朋友給我認識、知道我拿不定主意的時候會認真地幫我分析、耐心地解決我的高潮障礙,嘿,應該不算過分的期待。

始終是願意堅持,但卻不能強求。這年紀的屢戰屢敗,都知道是自己的責任。

 

 

想再捏捏你的臉唷、擠壓你的顴骨、靠你的肩、咬你的手指、幫你抓背、用力的抓手臂的筋絡,摸摸小肚子、還有很棒的臀腿線條,喜歡聽你說「晚安嘍」、一整路上吹口哨、用假英國腔講話、聊你老爸,興高采烈地談電影、音樂、足球、Dr. Who,還有任何你有興趣的議題。喜歡聽你講個不停,一起造口業。沒有鬍子也沒關係、沒有胸肌也沒關係。

 

來不及看你摘牙套的樣子;沒有人比你更適合扮胡適。

 

從此很難再見面了吧。

可我還沒看夠你。

 

 

 

 

 

 

 

Yoda,朋友獸離開了呦。

 

哼,我還在。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