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好多有趣的事呢,只是大概真被矇眼了,被自己莫名放大到無法收斂的各種壓力蒙蔽了體會生活的感官。

 

一樣是後座,一樣的路線,這回我在後頭發現了好多地方。

最後的對話,你說,應該要硬拉我出去的。我說,是我的問題。

 

是我的問題,這句話比手銬腳鐐還沈重的一直背在身上。

 

只好,盡量要我自己相信「一個巴掌」的道理,這樣即便有罪,也只擔一半。是否輕鬆一點不確定,但可以少討厭自己一些。

任何問題都是有解的吧,只是意願和方法的差別。

 

 

最近發覺自己,偏好很明確的指引,各種狀況。

大部份的時候我不是真的不想要,但是「no girl」即便看起來理性但卻是沒有理性的,比方說,如果簡單的提議,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甚至更少的機會我會點頭或者順著語句鼓勵發展下去,這也是為什麼以前常會指著你要行程行程吧,確定的時間、規劃好的行程,過多的不確定只會讓我say no的因子更容易發酵,更多理由讓自己拒絕,不知因何而拒絕地拒絕,事後可能後悔的不得了但卻無解。

很多想過、想要做的事,為什麼能拖了這麼久卻一小步也沒跨呢,但突然一瞬就行動,然後體會了一點點的美好。

還是想嘆一聲可惜,可惜了難得,可惜了不可再得。

 

哎,壓抑什麼呢?

意願壓抑、慾望壓抑,踩久了就以為真是扁的,真心的喜歡什麼卻分不清楚。

 

 

其實我是喜歡突然行動的人呀,只是行動力大於no因子的時間幾乎佔據全部。

我還是會幻想著在我家樓下按門鈴要我出門的這種未曾發生的情境。

 

還好我不怕一個人,有必要的話也可以不止一個。

我缺的是行動力,我缺的是不可拒絕。

 

 

好多有趣的事,你盡情地去玩吧,我也會盡興。

 

彷如從未有昨天。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