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一直有種想法,是不是在兩個人都很開心、日後仍有美好回憶的當下,趁勢結束一切。似乎比原本那樣,雙方都不開心、痛苦又憤怒的終止來的好。

 

即使是愉快的事心裡卻有所顧忌,快樂,但不純粹。

 

 

滿足對方的期待必須隱藏/忽視自己的喜好與感覺,這應該是你一直以來做的,爾後漸漸越來越難承受並不足為奇。

講開以後,一邊讓自己盡量的努力生活,另一邊要自己不要越線(暫停跟你經常聯繫、裝作對你的生活不感興趣);然後你踩啊踩的又進來了,我卻想把你往外擠一點。

班上的同學跟你差不多年齡,對於某些人對本身年齡的戲謔,我一直視為闡述事實所以不在意,的確,年紀比你們大上一把,那又如何呢,我心裡是這樣想的,但另一方面想到了你;從來,你雖然擔任主要照顧者的角色(生活與情感),但在超過交往期間六分之五的時間裡,你承受外在條件不如對方的壓力- 而那正是你最在意的事之一(即便你的外表與個性都相當不錯),除了我的病況與任性之外,還有強烈的指導性,企圖對你的大部份生活提供建議、處處受我牽制,沒辦法真正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阻止你做我自己也想做但怕你危險的瘋狂事,用世俗最無趣的方式judge你的喜好與品味。雖然後來兩者的角色互換,但已經是近期的事。說真的,我覺得你有權利跟年齡相近或更小,漂亮、單純柔弱又天真的小女生交往,這才是你這年紀的男生都想做的事,如同班上那群臭小子。

 

你可以跟別的女生約會,我這麼說著,然後你叫我別傻了,你並不想跟任何人約會。

慶幸的感覺少了,但憂慮的感覺卻很大。

 

 

最近你表態想多留校一年,不是論文的關係,是你自己的想法,有另外的學習目標,而且期間也都能穩定的工作,基本上對於這樣的重大選擇我是沒辦法提供什麼意見的,因此不多評論、藏住自己真正的想法以表示支持。另一方面是這樣想的,你大我一年,畢業後退伍時我也應屆畢業,若我申請交換,可延後半年到一年,屆時我重新進入職場時,不論職位工作內容,你已經開始全職工作一年(最多),就算我沒出國直接畢業,我們也是一樣的時間開始工作,終於,我們的起跑點比較接近了,甚至你有機會超越我打回原點的人生,你不會一直想要想盡辦法在各種方面證明或者超越我,我也不必總顯弱而無法堅定方向,這是原本打的如意算盤。不過既然延後,表示以就業時間,因為各種科系專長等客觀因素,我早於你的機會頗高。

 

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也不盡然是壞事,若是我也想在學校多呆幾年,只是我有種感覺,似乎在輕重來說,我是在比較後面的順位。

也是自己的心魔,原本人生的進度就不該想靠別人,但我的心像菟絲一樣、雖然外表一貫堅強,有機會還是想攀在誰的上面,就賴著。

 

 

你說若我們要繼續,你就要重新思考未來的規劃,把我也算進去,這是件嚴重的事,我回想自己,從來沒什麼規劃,只是做什麼事情都會以兩人為出發點(之前)。不想因為我的關係,影響你做想要的決定,即使我覺得那是好的。

而且有一點很重要的,存在我們之間,這麼久。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認真「商量」過雙方的想法,除了分合甫定那次,或許對於彼此的脾氣很清楚,但對於經營生活的細節與偏好(比方說家居擺設、養寵物的態度、哪部電影跟情人哪部電影跟朋友看)、未來目標雛形的規劃(比方說延畢與否、找工作的方向或條件、是否或什麼時候會結婚);某部分來說,我們還像是交往不太深的情侶般,對自己任何的動作與言談戒慎恐懼,唯恐一點差錯就讓對方不悅進而終止關係。

越想避免的狀況,就越會往那方向去。真是一點不錯。

 

 

 

之前是不管怎樣都想到你好的,最近是一想起你好的、心裡就有另一個聲音出現,要我看清我們之間的本質差異,這應該是一種潛意識的自我保護,怕自己重蹈覆轍。

 

 

第一個禮拜覺得這段時間好長,現在還是,想早一點停止這灰色的期間,但又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終止或重新開始。

 

 

 

你說,難得;難得,是什麼狀況啊?

難得能不能再得?

抑或再也不得?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