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一直在找這本書,總圖的被借光、且離歸還日期都還很遠,師大的也都不在,跑了幾間書局,在誠品看到一本,但總不甘心用原價買,在水準找了一番,老板說那是他印的書,原本有很多,現在大概在倉庫,要過幾天,禮拜一或二才有;也打去政大書城問,禮拜天問的,他說最快禮拜二可以拿到,我想他大概是跟水準調的書?

 

跑了幾趟書局,打了幾通電話,但心繫著要「儘快」拿到這本書(總覺得自己資質與理解力不好,而且現在看書很慢,所以想快點拿到快點開始),導致後來什麼也沒做,書店回復可以拿到書的時間,我都怕太晚,所以最後也沒要求對方調書。真是個奇怪的人,我說我。

 

無法做決定這件事情,體現在我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相不相信,我連是否要現在洗澡,這樣的問題都可以猶豫很久。I guess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但我不能隨意推論。

 

跨上你的車時,你要我抱緊,以便專心於車速上,這讓我感到困擾,於是我手抱緊了,但不敢把整個人靠緊;我想你知道此時不適合牽我的手,所以用搭肩的方式帶過,其實在後座時,我想把整個頭貼在你的背上,但想此時不適合,因此也有所保留;是不是一起吃飯?是不是繼續逛?是不是直接回家,下次要不要一起看哪部片,或者任何選擇。我今天都沒做好,沒把自己擺在對的位置思考。

 

有點可惜並且讓我感到難過的是,我們的互動模式似乎還是沒變,原來火花只是偶爾,平淡乏味才是真相,若不刻意忽視,難以避免兩人又有可能發生不愉快。

 

實在難忍,比如說是昨天那麼誘人的陽光、比如說是緊接著而來的假日、比如說剛開學課業壓力尚未來襲的空檔,這麼多美好的時光原本可以共享;可能自個兒還有自個兒的玩法,真要找朋友同學之類的也能分身乏術,但心頭難免覺得有點空。跟大家一起也好開心的、甚至更快樂,不過總會想著如果跟你來就好了,即便兩個人最後又是不愉快,但如果有你就好了。曾經想過要做的事與要去的好多地方,是否還要繼續期待著有一天,在感覺變質以後。

 

擁有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多少個美麗的日子被我不屑地踐踏了。

 

 

 

其實我還不敢說囚犯的兩難是什麼,但我確定我把自己囚禁在一個兩難裡。更甚的把你也囚進來了。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