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考完托福以後,生活好像又失去了一點規律!

前幾天騎腳踏車跟他錯身而過,如果又是只有我看到他,而他沒看到我的話,那就太不公平了!!!

早上說故事回家的路上看到的那台車,應該是他吧! 是不是該慶幸後座空無一人呢? 他似乎一值都沒有鬆懈,分手之後的證照、預官、TOFEL,到了現在可能在準備GMAT吧! 看他上站紀錄,果然BBS被他慢慢的排除在生活之外了,每天照常是八九點就到圖書館報到,很像是他會有的毅力;我憤恨不平,抑或是妒忌~

今天跟著潘可樂一同上通識,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很懷舊,共教的紅磚大樓,還有今日沒有碰上的夕陽,應該伴隨著的,紅磚與夕陽,我想這會是我最懷念的大學生活之一。通識課,很多不一樣的人,大概可以算是大四的遺憾之一,最後的三堂課,竟然有兩堂都關在系上,連偶爾到通識大樓透透氣、抒展筋骨、體驗年輕活力的機會都沒有,只好陪課了!

我在想我缺了什麼,之於不斷受到攻擊的炫燿文,潘可說我"沒有神秘感"!
也許吧!我就是這麼大剌剌的一個人,情感表達直接,也不想掩蓋什麼,搞曖昧這種事情對我來講,大概是情感上的強烈道德感使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無法做出養金魚這種舉動;說不定哪天,我也會變吧!但這機會應該比我瞬間死會還低。
情感上的寄託並不想再度掌握在別人的手裡,只不過,我需要一點被肯定的感覺,以彌補我薄的可憐的、用不知真假的笑容及化妝品堆起的自信心;一再被看透的感覺很囧,我不知道放下防備的時候,以別人眼光看起來的感覺竟然是滿腹愁緒,我只好承認,那是最深沉、根本的自我,也許連自己都沒發現;總不好,對著空氣發笑吧!

邱婷說我氣色不好,I totally agree.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也許不可考,但我記得三、四年來最神采飛揚的自己是什麼時候,逝者空追憶,大概我連憑弔的想法都沒有。我是在盼望著,希望能早日中止這病態般的內斂,也許在那當下,就能找回最純粹、最真實的笑容。
重生之後的彩蝶,應該可以飛的又高又遠,閃爍著奪目的光芒;可為何我的腳下,卻又拖著鉛塊,無形的,卻又隱約感受到沉重。
相較於毫不掩飾的大鳴大放,適度的隱藏也許是相當好的試煉,但此刻的我,竟無法辨識什麼該收?什麼該放?以至於一股腦兒的全都封了起來。

目前:這是我的常態,不是低潮。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