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狗最近不知道哪裡學來嗚咽的招數,最近很常使用,除了出門之外的,我大概都讀不懂。

 

剛才又一臉弦然欲泣的眼神巴望著我,搭上幾不可見的咪叫,沒搞清楚狀況的,還以為哪來一隻貓。

我站起身其實是走向梳妝台準備上保養品,看著他異常乖巧的坐在電視櫃前,那一瞬間,我好像讀懂了甚麼,ㄎㄎ.......

 

順手拿下電視上的飼料盆放在飲食區,果然哪~!

平常三催四請都不見得起的了興趣的傢伙,居然自動自發的走向飼料喀吱喀吱的喀了起來,吼吼,原來這傢伙也會餓的嘛~

 

但這半夜三更才來這頓,我想明天的早餐大概又會被視若無睹了......

 

 

Yoda~ Yoda~!!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