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勞工關係這種冷門科系,從事人力資源(以下簡稱:HR)的工作,在民間企業來講應該算是最貼近本科的專業。

 

畢竟拿的是社會科學學位,幾年間所培養的思維觀點,與管理學院培養的人才類型之思考屬性,其實是天南地北。

但可能也與我本身總有些很難扭曲的正義偏執有關。

 

 

一邊工作一邊極力希望能以自己微薄的影響力塑造理想中的勞動環境與狀態,畢竟身處業界,企業的利益與員工的權益兩者的權衡是很重要的,說是經常處於兩難亦不為過,但久而久之,不察中形成心中的一把尺。

我工作時看起來大概太狠毒,被當成哪類人我已懶得關照。

 

 

尾牙辦了幾年,因為資源有限而“意見”無窮,總覺乏味且急欲擺脫,且加諸在整個部門同仁的工作量,總覺有愧於他們。

關係企業是有雇用外勞的六七百人製造業,使用外勞的企業多半因3K屬性,廠中最苦最難熬的製程通常都丟給東南亞的朋友;這幾年參加多次關係企業的尾牙宴,抽中機車大獎的外勞,從最遠角落的桌子飛奔到舞台前的那一幕,我永遠難以忘記,心情也隨之激憤,今年她們的最大獎又是外國朋友抽中,只不過當事人中獎時好像已經喝掛了,依照規則沒上台就得重抽,蠻可惜,42吋液晶螢幕,轉賣可是他一兩個月的薪水。

外勞的座位,排在離舞台最遠的角落。

 

 

週末結束了我們自己的尾牙,舞台的位置跟預期的也有所更動,接到廠商席位置安排的指示,員工桌排完,果然是邊邊角角還被很多棚架的柱子擋住;搭棚的當下我怎麼也放不下心,繞了好幾個角落往台上看,其實這只是慰藉用的,並不能改變甚麼。晚上的表演主持每到精彩處,從前台可見後方角落員工一個個站起引頸,大部份的人都不想錯過節目,抽獎之類,但他們的位置真的很不容易看得清楚。

 

晚宴結束,留著等待廠商清理拆場,再過一個小時是午夜,但因為接送的老外隔天早上趕六點高鐵,先走,但其實沒什麼人了,我看著剩下的幾個員工,有些人是喝了幾杯等退酒,有些人是放不下心留著打屁閒聊,有些人則是職責所在,累了一整天,到家的時候眼睛都快瞇起來了;沒留到最後,有種詭異感受,我想體會他們額外工作的勞累,但其實我的位階大可完全不須如此。大家說菜色很好,但其實我幾乎不知滋味:因為沒吃幾口呀!

 

 

 

 

所以主體到底是甚麼?

 

 

 

從始至今好幾次的爭論,不過讓我更明白那些無法動搖的詭異執念;魚與熊掌。

那是你們的面子,但誰想坐站起來都不見得看得清楚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