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也不是真的想幹麻,喝茶、菸、酒等等活動(當然也有健康的),其實只是想跟對方相處而已,所以找了一堆藉口吧!

 

 

就像是朋友聚會總得吃個飯,一但失去了名目似乎無以成聚。

總不是這樣大聲的喊著:欸~ 我現在很想跟你在一起鬼混,去哪都可以、幹什麼都成!只要在你身邊就好。
之類不修邊幅,但卻至情至性的OS。


如果任性可以這樣隨意,那真的很酷啊!

 

 

有點凝滯、大都不知所措,只好笨拙的回應每一個刺激,但下一步又遲疑了...

會不會就這樣在不斷的你來我往中逐漸消磨了耐性,畢竟都是不願說破的。所以不了了之的狀況越來越常見,之後我們也會這樣吧!多半得說服自己,其實對彼此的感覺是一樣的,如此才得以維持那異常密切的互動,呈現微妙平衡又無法定義的關係。

 

互相干擾,卻又力持鎮定。

終究還是有一個公定的名義,以此稱呼彼此之後,就像是從來也沒發生過任何變化,你還是你、我還是我,原本就是這個樣子。

 

 

怎麼還會有人想要玩火?
一旦失控何止燎原。

 

 

 

會變成這樣我也有責任的,很大的責任。

究竟是縱容了誰?

你呢?
我呢?
或者我們一起縱容了"理智"。
噢不!其實理智已經強烈作用於壓抑了~

 

 

 

但剩下自己的時候,總不會忘記。

我不討厭那人,甚至還有點喜歡,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但我覺得那看起來靜靜的、甜甜的淡雅氣質很是迷人。這就是問題所在,大大的問題。甚至不希望她會難過,任何的狀況之下。偶爾看見你們的共同笑臉,很蜜的、很無憂。

陸續得知那看來燦爛的笑臉背後隱藏的真相,為你,心疼不已,但仍無法對她下任何註解;總是如此,看來恬淡的,總挾以無比殺傷力,反倒是我們這種看來瘋狂的,多半是撐著的表象,實則脆弱的不得了。尚未中止的現況,亦是你的個人選擇,多希望停了,那我就可以大方一些。聽你遲疑無法表態,不願做決定,大概就是拿刀子在我心口子上游移,第一刀劃下,疼痛不已,爾後撐著麻木,逐漸的喘不過氣。

 

現下我只能躲在背後,希望多了解一點、多聽一些,替你分攤,不再悶著。
但我的心思就這麼去了,隨著你紛飛。

 

 

這是不可逆的、做過的任何事。我們,如果稱之為我們。

卻可以被迴避,假定不願承認、不願想起。

 

還不到一個月呢!我訝異於情感在短時間之內發酵的極大化。

 

 

 

 

其實我不想問,如果你覺得我該知道,就會跟我說。

但我突然開始畏懼起答案,或者任何狀態的更新。
我可能無法有任何表情,因為訝異、難過、或者任何難以瞬間轉換的複雜心情。

 

更不想你不開心!

 

 

 

為什麼那個問題都讓我們想了這麼久呢?以前的我絕對是毫不猶豫的。

黑跟白、對或錯。
我知道現在這個樣子絕對不會是對的,那是不是一定就錯了?

 

 

「自己遇到時,才知道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所以都踟躕了... 因為那是這麼大的一個難題呀!怎麼想都輕鬆不起來。

 

好貪心-

 

 

 

巴不得從來沒這樣思考過任何事情。

 

誰想一拿到棋盤就是死局哪?

 

 

 

我要活著下的、要讓這一切成為一條活路。

但,記得嗎?

你才是能掌控全局的人哪~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