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在水岸喝了一杯郎叔煮的咖啡。

 

請他推薦給我的,似乎是衣索比亞的豆子,但我忘記確切的名字了,大概M開頭吧!我喜歡果味,郎叔說這款豆子數量很少,味道很特別。我嗅了豆罐,真的~ 很酷,輕輕的,很是春天的果香。

 

 

入口,酸的令人驚豔、酸的很清澈,在嘴裡漾滿整個口腔,但又不得不令人多思考浸淫的味道。溫度漸降,酸的層次也不一樣。相當清爽!

除了鮮奶泡打的拿鐵以外只喝黑咖啡,這慣例已經維持很久 (當然沒得選擇還是能喝三合一),我用身體的狀況去感測大小店家非單一豆的混雜程度,偶爾品味單品的層次和驚喜,曾經一度太迷喝的胃疼被醫生禁止。想我這一兩週來,為了面對龐大壓力能讓自己有個憑藉,一大早在往公司的路上一定盡量弄杯咖啡來,雖然多半是焙的很深的混豆,但不同店家總還是能喝出一點分別出來,然後默默的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竊喜,對於那一點點微小的差別,無法與鄰座眾人共享,是刻意讓自己敏銳的。

 

喝完一杯單品的時間很短,但思考可以很長。

 

當年什麼都不懂,在湖畔喝了第一杯黑咖啡,傻傻的、自己一個人鑽進去,還更傻的試圖想要奶油球跟糖,大鬍子想當然爾斷然拒絕!稍微跟我說明喝法,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酸、苦之後的回甘,即便當時實在是遲鈍了許多。後來也沒有因此變的多了不起,仍是不知所謂了一段時間,才莫名奇妙的喝起黑咖啡。
我總是無法跟人頭頭是道的討論出一篇喝咖啡的大道理,但自己能安靜的體會也就夠了。

 

感官是很奇妙的東西 - 基於個體多樣性的無法臆測。

 

 

 

懂得辨識其實是一種蠻困擾的事情,假設總有人不理解。

看著大塊肋眼,當仁不讓的替眾人分食,比方說我聽著某些對於油脂的苛責,心裡想著:這是這麼好的一塊牛肉呀! 
然後對於切割的方式、鹽的灑法,還有其他種種細節,雖然不是什麼行家,但不由自主的就開始計較了起來。

 

 

 

 

 

 

很多東西的美好就是把最純粹的東西提升到極致。

當然我們也可以提升奶油球跟糖的層次,但那又會是另一種做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M 的頭像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