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終是願意堅持,但卻不能強求。

錢是這樣用的嗎?除了拿來維生以外

 

我好像被阿良說過是享樂派的人,思考了之後發現....的確,能力所及之下,我做蠻多大部分的人可能會選擇不做得以省錢的事情,尤其是那種很短期性的暢快。直到開始盤算著下一步,意圖有所改變時,卻發現持有的本錢無法支撐我尚未投入卻必須花費的成本。然後開始想著,可能存摺簿上的數字也蠻重要?!雖然我早忘記上次刷簿子是什麼時候了...依稀記得被不同的因素分割成好多部份。或者那是拿來不願承認過了這兩年多來,顯現在數字上的唏噓。

 

但迫在眉睫卻仍猶豫不決的原因,總惶恐犧牲後並未得到預期中的效果。

鎮夜狂歡後恍如災難般的台北國,今年領教了,但至少是群體。或者我要用獨個兒以應千軍萬馬的氣勢,在麻密蟻窩一片巑動的時候,一個人突破重圍。

 

要突的圍何止?

 

比方說票買了,然後一切順利的我準時進場,會不會在一對對有著相同理解的微笑中,更突顯那個基於數量上的差異,強要自己專注與歡笑,但仍無法抑制的跌進很沉很沉的.....彷若不屬於那個場合的灰色凝滯。

 

於是錢也砸了,快樂何在?

 

又或者整夜歡欣後,離場卻驚見傾倒般的人潮,在他們之中,我無法邁步向前,必須要有平常的兩倍從容,才能夠在精神力上支撐著與之對抗,於是望著那些個有機體,內在的惶恐、孤獨、委屈、遺憾、疲倦、寂寞、無助,以及許多無法開口的壓抑,一瞬間湧起攻擊那個二○○九年的第一個我。

 

 

 

這是我唯一的惶恐!也夠巨大了。

 

 

 

必須要說,那麼長的時間我是沒辦法都呆在這裡的,這城市不壞,但總讓我感到鬱悶。抬起頭淨是一成不變的高樓,可能偶爾換面廣告。曾經思索著要投向另一個高樓群聚,躲在更陌生的群體裡面,迎接為時一分鐘的漫長歷程,然而美妙總禁不起蹉跎。由此可見我沒有大家以為的那般瘋狂,可能資本不足,罣礙太多。其實都成了藉口。

 

 

上回的郭富城,被我魷魚掉了,而後懊悔不已,得不到的假想之下,我可能會把那場已逝表演封為2008年度最正演唱會!

 

嚷嚷了好些年,我是不是該承認,有些事情只能不顧一切的去做,而不能夠一直等待。如果我今年做了,但卻幻滅,那可能明年可以省下這個期待,少些旁人的揶揄。

只怕有癮頭。

 

 

其實我沒什麼金錢頭腦,但開始也必需學著看重一些總是被我忽略的事情。似乎是比起以前更愛錢了,所以才多了那麼多機會成本可權衡。 噢~ 別怕,我愛的是自己的錢。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ispfeng
  • 學我省一點!!!!
  • 屁勒~ 你可是堂堂Crabtree的會員大咖!!!!

    GM 於 2008/12/30 22:36 回覆

  • 小班
  • 錢夠用就好,不過人是慾望的動物,永遠也不滿足,在這年頭,大家都想以錢滾錢,不過如果無法創造開流,當然就要先學會節流吧!
  • 節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滔滔江水一去不回頭

    GM 於 2008/12/30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