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總是特別憂鬱。

 

一點點不好的、平常不在意的、該輕鬆視之的,突然都變的巨大無比......

image 001.jpg 

(這照片沒啥.....我家隔壁一塊建地搭上廣告,亮麗燈光的背景是破落的出租公寓.....整理的很美的草地如果入鏡會更震撼,我還沒辦法弄出那種極度對比印象的照片。每次我站在那個區間,望著光亮與晦暗,都有種置身他處的錯覺)

 

 

「迷路」跟「被放鴿子」,這兩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的機率極高。

迷路的常態性,訓練的我總是很泰然,只有天黑了、人少了、荒涼了或者遲了,才會慌亂無比。

被放鴿子也只能笑一笑,似乎沒什麼argue的空間,有時候怪罪了,事後還是勸自己何必,然後那顆沉悶的毛球,又多滾了一大圈了。真希望打個嗝就能一次嘔出來。

其實有感,但最後無感,其中的不得不,沒有轉圜。

 

 

有時候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問題。

如果是會好一點,因為我是那種會不斷自我修正的人。

 

要那麼小心處理,才不會讓這幾天的假日蒙灰,控制權總不在自己身上,或者失誤在於我容忍了太多變數同時存在。

 

 

你可以讓我在週五落寞、週六失落,但如果這些事情發生在週日,我會沉沒....

 

......當然,還是只能自己努力游上岸。我試圖載浮載沉.....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