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差是很累的.........很快就沒電啦我

 

昨天決定的瞬間,忘記今天有雷射複診的預約,但對自己允諾的事情要做到,所以很匆忙的打完雷射以後,痛的要命還是趕到現場。(如果整理房間有這麼積極就好了.......)

 

一個人,有空檔就趁著昏黃燈光寫寫東西。

 

 

其實這是一件很有趣的活動,名之為學運的同時,也直接屏除了大半人們的"合理"參與。說真格以比例論,被排除的人對於這事件的關注程度,必然高於所謂得以「合理參與」的群體,但在現場,非學生的力量其實絕對不比學生小,而且是持續,時而綿密、時而有力的支持。

 

說來也湊巧,活動開始的時刻,正巧碰上立冬,冷鋒也相當應景的配合,氣溫陡降、又搭著雨水,這是個雙手開始凍著的季節;連兩日都刻意經過會場,看著聚集者心裡難免不忍,今日與會後,敬意有增無減,外頭是真的很冷哪~

 

也許這個世代被教育的並不是真理的追求,花更多的力氣在於如何成為一個世俗社會所認可的「成功人士」!可能是名氣、權位、金錢、學歷,要怎樣在人群裡踩著別人的頭出類拔萃,要怎樣搶得大家的注目、比別人更帥更美更亮眼,要怎樣賺更多錢以立足M型的優勢端;又或者在這個世代重要的人格發展塑型時期,所伴隨的社會價值氛圍,充滿著相互攻擊與不信任等醜態,充斥負面價值的環境,讓青年人不得不把這年紀該有的熱情內隱、甚至建立起冷漠的圍牆,不聽、不談、不管、沒有意見(三不一沒有:本身是經典口號的聯想愛好者);反正每天打打電動、唱唱歌、聯誼、打球、逛街、夜遊,這些事情都忙不完了,哪裡有空管什麼國家大事,反正我電視打開每一台都講的不一樣,總是吵來吵去真的很煩,不如做一些簡單就能達到快樂的活動!!

 

所以這麼可貴!

明明可以在房間裡跟棉被溫存,何苦二十度以下低溫的大半夜仍在外苦撐?

 

 

 

今晚前往會場的時候,跟我弟邊聊了些玩笑話(我弟為了釐清事情真相,徹夜未眠蒐集資料,甚至連懶人包都不看,無預設立場的接收正反兩造的論述與詮釋等;最終,於清晨由彰化的學校趕回台中市區響應,一直待到下午五點多才回家休息),我問我弟有沒有找同學一起來,他說沒有,在他的同學群體中,無法理解除了藍跟綠之外,居然還有別的信念,等紅綠燈的空檔我跟他說,幾乎全台灣的人都患了色盲的毛病 - 只看的見兩種顏色!

 

後來,對於那些看不清真相的人,我抱以憐憫;其實追求真相的過程遠比想像中艱難,且多阻礙、根本是元氣大傷,因此說不定除了憐憫之外還有些許羨慕,人能夠傻著過活,某種層面來說也能稱得上幸福。

 

 

 

杞人憂天?? 或者說 防微杜漸??

 

 

 

於是我行動、我看見大家、我們坐在一起~

 

短短幾個小時,蚵仔麵線、熱湯圓、麵包、薑湯、咖啡、熱可可,還有諸多幾乎謝絕不了的熱情,來自群眾的關切不斷湧進;很多身在其外的人刻意解讀這些資源,我承認是上個世代幾乎無微不至的照顧與付出,才得以在如此溼冷的入冬之際、挾著巨大的期中考攻擊中,仍有無數人為了理念的堅持奮力不懈,與其說過度寵愛,更近似於「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心思,這些入夜後仍久不散去的群眾長輩們,懷抱著對於現況的憂心與永續的未來,將希望寄託在這群稚嫩且新興的良知。

 

 

很多人說這匆促、草率而大不看好,單以組織運作來看的確不夠嚴謹,但理念是堅定的,希望能一路堅持下去。我始終相信只要本質沒有改變,其餘的改善都不會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原本打算低調參與、靜靜在場支持的我,不巧也被挖掘而參與了部份討論,structure & organize絕對比想像中要困難許多,人會是最大的問題、也不會是問題,我並不會主導、但願意「引導」,這些學弟妹很幸福,他們在仍然是塊純淨海綿的時候有機會接觸到這樣的活動,在理念之外還得學習運作、領導、管理與應對,差不多可以打大魔王了!甚至是實際體會後,對於社會溫情的感念,我敢說甚至很多上班族一輩子也不會碰到這些。

 

 

席間多位師長發表談話,有位老師提到:我們被剝奪的,是很多人還不知道被剝奪的東西!再適當不過的說法。

 

先知者永遠辛苦寂寞,承擔誤解,但仍需義不容辭為自己、也為尚無所知者而努力。

 

 

 

成熟就是懂得照顧自己,天氣很冷,多注意保暖!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