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回去以後,我總是不敢開我的FB,跟很想開的心情混雜著。
不想開是怕看到了什麼,也怕什麼都沒看到。

語言真是很妙的東西,有些時候,越是用力看的文字越看不懂。


很微弱的可以很窩心,很清淺的也可以很殘忍。


把小小的壞事放大以後會覺得根本沒有什麼是好事,無法界定當時的交錯。在黑的裡像白的,在白的裡面又是一片陰影。

聽著你很流暢的從一數到十,中文、法文、西文和德文。得意討賞的樣子,小精靈的語言般一樣可愛,似笑非笑的嘴角,跟揉在膚色裡的下巴的鬍子。在你身旁我好小。

最後一分鐘,該花在擁抱上,比執著著把行李依照自己規矩重新打包好來的值得。可惜我沒有正式的告別,因此覺得你好像走不了。哪有什麼走不了的,多踏一步就是另一個國度,在我心上過不去罷了。

你那些充滿意象化的攝影照片,跟你自己相同的縹緲飄忽。也許一直以來最明白的是你,而語塞的是我。




屬於那個我從來沒想過要學會的語言。

如果這一切能翻譯的讓你全理解,一切好的多吧!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