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週一週二都是浩大工程,剛才拔了第二顆智齒了,差點被牙醫師嚇到哭出來...
不過我上次很勇敢,都沒吃止痛藥,一顆都沒。


看牙醫之前照慣例是去中醫師那邊報到。
針灸雖然對我來說有身心上的煎熬,不過不失為一個抽離思考的好時機。

其實一個人跟兩個人並沒有什麼差別的,某個程度而言如此。
就像我每次被針逼出的淚水,以及心驚膽顫又為了快點好還是得ㄍ一ㄥ著說不怕針。
多了一個人並沒有什麼不同,老媽陪我去的時候,我還更是要作出堅強的樣子。
更何況是遙遠彼岸的人...

想起了以前曾有過的強烈依賴感。
希望能夠杜絕,不過似乎很難。

有時候知道踩下去的是一個窟壠,還是不會想特別繞路走。

人嘛~
創作者介紹
GM

~*狡居三窟*~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