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的床邊故事,除了桃太郎之外,就是二二八事件時嘉義火車站前的列隊槍殺實錄。有記憶以來看的第一場正式展覽,是陳澄波的紀念畫展,印象深刻,他被槍決後的屍體照片,身著筆挺西裝,眼睛睜個斗大。那時最喜歡的電影是「悲情城市」與「多桑」。

 

掩滅一場殘酷的悲劇,除了無恥之外,還需要更多愚昧來支撐。無法想像那些願意不追究的人需要壓抑多少傷痛,但那並不是義務。

 

說二二八掏空一個世代並不為過,某種程度上甚至造就目前詭異且不均的社會氛圍、與華而不實甚至中空的社會文化。
那些沈重離我們並沒有想像中遠,耽溺在小確幸裡不過是溫水煮青蛙的另一個詮釋。不聽、不看、不關心、但始終存在的,就是歷史的真相。

 

以上是我發在臉書的原文

文章標籤

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